改变命运的是技能背地的人

  在技能变革教育这一问题上历来存在着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两种不同看法。  在技能变革教育这一问题上历来存在着乐观主义和悲观主义两种不同看法。乐观主义者如爱迪生在百年前电影刚刚被用于教学时就曾预言:“不久将在学校中废弃书本……有可能利用电影来传授人类知识的每一个分支。

  在未来的10年里我们的学校将会得到彻底的改造。”然而一百年过去了我们的学校并别国因电影而得到彻底改造。悲观主义者则认为技能变革教育是一个乌托邦因此千方百计地拒斥技能走进学校。但时代潮流浩浩荡荡特地是进入新世纪以来被称为“数字原住民”的新一代学习者陆续走进学校更是让教育再难把技能关在校门以外。
  斯坦福大学的教育史家拉里·库班20年前曾对计算机在课堂中的历史命运进行了一个综合性考察。

  他发现:迄今为止还别国明确的证据可以表明教学和学习效能的改进确实是由应用信息技能引起的。计算机对学习的影响微乎其微当研究人员对此问题做进一步探求时发现计算机的使用并别国以人们对学习的科学意识为基础;相反它们只不过是被视为现行课堂教学的点缀而已。“买得多用得少用不好”有头有尾是一个令人困扰的难题。信息技能在进入学校的过程中很多时候都面临着进退两难的窘境在促进教育和学习效能改进上难有作为。

  这并不是一个单纯的技能问题其背地潜藏着错综复杂的社会、文化与历史因素是技能决定论的教育改革思维在学校中形成的根深蒂固的文化结构导致了信息技能的应用效果不彰。
  过去几年笔者参与了在全国近20个县域实验区开展的信息化促进基础教育均衡发展的改革实践探求。在改革实践中通过顶层设计规划、技能环境创新、教学模式创新、体制机制创新以“双轨混成数字学校”这一整体解决方案有用解决了农村薄弱学校和教学点“开参差课”“开不足课”“开不好课”的难题。

  
  我们似乎更应在反思和总结既有经验的基础上对技能变革教育的前景持一种庄严的乐观态度为教育信息化创新发展确立一种更加具有系统性的方法论和更加人本的价值观。马克思曾经说过:手推磨产生的是封建主的社会蒸汽磨产生的则是工业资本家的社会。正如机器大生产催生了工业时代的现代学校教育一样未来信息技能在教育领域的深度应用必将转折教育的生产方式创造出信息化教育的新形态。

  但真实创造出这种信息化教育新形态的并不仅仅只是一块屏幕更要紧的是隐身在屏幕背地的“人”包括教育行政管理人员、教育研究人员、教育信息化行业人士尤其是每天都活跃在课堂里或屏幕上的一线教师及无数孩子。
  (作者系华中师范大学教育信息技能学院教授)